巨额受捐却物资紧缺?民政部救灾救济司原司长指出原因和对策
2020-02-09

随着1月初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席卷中国,慈善组织、商业公司、民间NGO组织、社会团体和个人的捐助力度空前。


人民日报客户端消息显示,截至2020年1月31日17时,截至2020年1月31日17时,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机关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共接受用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社会捐赠款物84,972.32万元。其中,接受资金65,695.81万元,物资价值19,276.51万元。


全国层面的社会捐助规模也在不断增长。据2月2日人民日报消息披露,截至2020年2月1日12时,湖北全省累计接收社会捐赠资金691,027.05万元。其中,省级372,048.67万元,武汉市297,938.14万元。全省累计接收社会捐赠物资1,002.59万件(套、个、瓶)。


巨额善款源源不断流入慈善机构,但全国范围内“抗疫”一线的各级医院所面临的医疗防护物资严重短缺局面并未明显缓解。

1月30日,武汉协和医院再次在社交平台求助称“物资即将用尽。不是告急,是没有了!”经《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发布转发后引起热议;日前,全国多个省市的多家医院因为防护物资紧缺,也相继发布了接受社会捐赠公告。



在这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面前,医疗物资短缺成为横亘在一线医务工作者面前的巨大难题。巨额受捐却物资紧缺,重大疫情中物资募集机制的合理性、湖北省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的款项使用情况等饱受质疑。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长江商学院公益委员会委员、EMBA16期校友,曾参与统筹汶川救灾一线工作的原民政部救灾救济司司长、社会福利与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全国各地尤其是湖北省一线医院物资紧缺的根本原因,在于尚未建立一套完整的、以前线需求为标准的物资支援体系和捐助体系。


王振耀

北京师范大学

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

长江商学院公益委员会委员

长江商学院EMBA16期校友




以下是采访全文,略有删改

_

No.1

目前全国各地尤其是湖北省一线医院物资紧缺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王振耀:新冠肺炎疫情发展到现阶段,实际上是对整个物资供应保障体制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挑战。目前造成物资短缺的原因,是救援物资在调度过程中出现的运转不尽通畅的问题。医院都直接在网上呼吁募集物资了,实际上是各省市物资调度整个出现失灵的信号。


No.2

根据民政部规定,疫情中慈善组织所募款物应统一交由湖北省五家官办背景的基金会统一分配,如何看待在重大公共事件中这种模式?

王振耀:湖北红十字会所负责区域是全国疫情的前线,把钱捐给前线是没有问题的,但这包含两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医院是我们抗击疫情的前线阵地,需要“炮弹”的时候物资要及时供应。但现在的情况是,医疗物资“一装一卸一调动”,对前线医院来说已经晚了。时间是关键,物资捐助到了,医院等着分配,但是环节多,能不能把装卸分配的环节省去

第二:前线物资信息也缺乏透明化。目前来看,大家都对灾区情况并不清楚,每家医院需要多少物资?重点社区需要多少?全国层面的医院又需要多少?他们的需求满足了多少?只有掌握前线物资的具体需求量,才能直接根据医院、社区需求短线供应物资,需求信息有时不一定准确,但在应急时期,不准确的信息也比滞后的信息有用得多。



所以这是整体物资支援体系的问题?

王振耀:对,是整体物资支援体系和捐助体系建设、或者说体系完善的问题。物资到了武汉,再由红会分给医院和社区,环节就相对显得多一些。

那为了建立这个机制,我觉得应该是把几类线索分一分:政府应该有大体的功能保障,医院要多少物资应该给个基数;慈善机构尽快短线对接,医院需要的物资紧急援助;医院自身也要有灵活资金,把采购渠道都激活,社会捐赠也可以补充灵活资金。

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要先把整个体系安排下来,其他工作才好开展。


No.3

你参加过汶川救灾的捐助物资统筹,从中得到了怎样的经验?

王振耀:在汶川救灾的时候,时间是很重要的。当时人们捐赠热情很高,每天有来自全国2000多火车皮的物资送到成都火车站,物资在成都都堆成山了,但都江堰、绵竹完全没有物资,也没有车来拉。我们就说,别把货从火车站卸到成都了,就差百八十公里,大多数的物资直接拉到灾区各地。

后来,整体物资支援体系和捐助体系就搭建起来了。整个体系也经过一周左右的调整,发现由一个省专门援助灾区一个市或几个县都不行。后来就进行了调整,一个省对一个县,省长直接和县长聊,就是短线直接对接,缺什么物资就跟省长提。曾经的湖北省对口援助的就是雅安的汉源县。



要以前端的需求为出发点?

王振耀:对,现在大多数还是按常规性的,我捐赠到一个地方,等他再分配。环节这么多太耽误时间了。现在协和医院就说“不是缺物资,是没有了”,有能力的话,赶快建立一套机制,尽快满足重点医院的需要。



No.4

在疫情中,包括湖北在内,全国各地物资募集机制应如何搭建?又如何实现短线对接?

王振耀:整体募集机制的搭建应该以前线需求为标准,前线需求的主体包括一线医院和重点社区,物资供应方就包括政府部门和相关慈善机构,后者直接化、短线对接前者。就像汶川救灾时一个省对口援助灾区一个县那样。

举例说:武汉市红会可以只负责协和等几家大医院的物资,或几类物资,哪家医院物资紧缺了,就找哪家基金会,基金会也对调度物资的数量、方向很清楚。


No.5

这样的募集体系在武汉建立需要哪些力量的支持?

王振耀:目前是需要中央、地方政府和慈善机构都能尽快达成共识,整个捐助体系的搭建只由湖北省层面来做是不够的,需要上一级下沉:省来调动市,中央来调动省,由全国性基金会来协助武汉调动物资,武汉再根据各县区医院、社区情况进行布局。

当时汶川救灾,四川省调度不了全国甚至全球的物资,就是由中央在一线前方指挥部管。


No.6

如何让民间捐赠在这次疫情捐赠中更好地发挥作用?

王振耀:先把体系搭建好,更多的这种民间捐赠也不会显得那么乱了。一直以来民间捐赠的力量都很大,在汶川救灾中也有体现。如果搭建了完整的平台,比如协和缺物资,和他对线的红会就可以联合医院进行募捐,短线就可以把仗打赢了。


No.7

目前,网络平台上民间公益性团体的捐助规模也在不断增加,其中不乏有影响力的个人和团体通过社交平台搭建自发性的民间公益性团体,自行选购物资进行捐助。你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王振耀:我认为这种现象是很好的,是对我所说的捐赠体系的调整补充。用互联网平台公示这种募捐,可以促成捐助体系中信息公开化透明化,不仅提高了捐助的及时性,对其他民间捐赠的物质保障也提供了一定的参照。




No.8

如何规范互联网平台民间捐赠?

王振耀:民间捐赠发展前期可能发生的无序并不可怕。目前,还是应该鼓励更多民间力量进入疫情防控的捐助领域。可以“边行动边提醒”,不要一开始就出一堆政策让人家研究一个月最后放弃了。我们都没经历过这样一场大的疫情,这应该是全国一起应对的,我们都处于学习过程,各类平台肯定也有不周全的地方。如果有问题出现,相关部门可以制定规则去约束。

EMBA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