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BA > 学习生活 > 同窗校友

人物 | 成为全国前三的量化对冲基金经理,他梦起长江

2017年12月12日

余仕俊,长江商学院MBA2007级。进入长江读书之前,毕业于同济大学计算机系,CFA持证人,在贝塔斯曼等公司做过数据库软件工程师。长江毕业后,他成立了无花果对冲基金,成为国内最早研究量化对冲的公司,致力于为投资者提供更多风格的稳健选择,成为细分领域的标杆。

 

 

“做量化是孤独的”老余认真的说。

 

可是,他一做量化,就孤独了十年。老余给自己的公司起名叫无花果。无花果,它并不是没有花,却选择隐藏。 远离蜂蝶,成就一种冷静的生存态度,直到被上帝隐喻。

 

梦起长江

十年磨一剑,今日把示君

 

长江同学十年聚会

 

余仕俊,长江商学院MBA2007级学员。进入长江读书之前,老余毕业于同济大学计算机系,CFA持证人,在贝塔斯曼等大公司做过数据库软件工程师。2007年,他到长江读MBA,那是他量化基金梦开始的地方。因为对金融感兴趣,并在进入长江之前就考过了CFA3级,老余在读MBA期间成立了金融俱乐部,甚至发动全班同学成立了一只基金,开发基于香港衍生品的程序化套利模型。就是在那个时候,他接触到了量化,并且感受到了量化的力量。那个时候,以小小的资金量,同高盛美林对弈,居然还赚到了钱,在2008年大熊市获得了超过10%的收益,他敏锐的感觉到通过量化分析市场做投资决策是一条路。

 

 

毕业后,他毫不犹豫的放弃进入大公司大平台的机会。一心研究量化,并从香港转回大陆市场。11年成立了无花果,那时候国内只有多头,他和团队做了很多规律性的研究,并且发布了基于A股的量化投资组合系统,研发的模型在过去五年的测试中表现良好那时候还是挺有自信的。

 

无花果的四位创始合伙人

 

“但是最开始还是挺难的,一个毫无金融从业经验的人,没有任何TRACK RECORD(可追溯业绩),只能找身边的人募资。后来一个打小就特别欣赏我的家里亲戚投给了我们1000万。我还记得当时收到钱的时候,团队的兴奋和激动,大家准备大干一场。”谈起当初意气风发却遭遇巨大的打击,老余现在说起来平淡了许多。“但是市场总是喜欢和我们开玩笑,当年发生了一个小概率事件的漂移,11-12年经历过的人都知道那次阴跌,那是在五年之内都没有发生过小概率事件,结果1000万变成700万……投资人以失望告终,当然不仅仅是投资,还有亲情。“

 

 

痛定思痛,他却没有放弃。“这次失败是认知上的不足,我们低估了小概率事件,这是一个错误,而错误是可以修正的。”

 

 

第一次滑铁卢之后,老余做了两个修正,第一在技术中融入股指期货的元素,转向对冲;第二更加重视小概率风险的测试-这个修正使他一直受益至今。由于这次小概率事件,从血泪中学到的教训,老余的投资风格从稳健变成更加稳健。

 

好运气往往和坏运气结伴而来,12年老余成立了第一支有限合伙的阳光私募,表现惊艳,年收益高达40%,并且最大的净值回落不超过5%,当年就傲骄的取得了各大对冲基金排行榜上前三的耀眼战绩。事实上,这六年来,尽管业绩有高潮也有平淡,但是无花果管理的所有几十支基金从没出现过到期亏损的情况,更难得的是,在各类剧烈的行情波动下,无花果多年来基金净值的最大回撤都没有超过5%。稳健的风险管控,造就了无花果的业绩持续保持全国量化排名前十。

 

对冲基金,孤独的、皇冠上的明珠

 

借着他到北京出差的机会,学校邀请老余回学校给师弟师妹们分享。面对如他十年前一般对量化对冲怀着好奇和憧憬的学弟学妹,老余说:

 

“想要做量化对冲,需要一半的理工科思维,加上一半的数据想象力。理工科思维主要是指逻辑思维,而数据想象力是指能够从数据波动上发现规律的能力。”

 

回长江给MBA学弟学妹们做分享

 

“做量化是很孤独的,量化分析师的工作主要是分析数据,最经常发生的情况是,提出一个假设,测试不对,又提出一个假设,测试又不对。反复建模,测试模型,但是模型测试的过程中正向反馈其实很少,建模过程中的“坑”也很多,绝大多数的模型都是失败的,大部分时候需要一个人在大脑中的自我假设、自我验证和自我迭代。在一个充满各类诱惑和即时得到回馈的市场中自我沉静。”

 

但是老余仍然鼓励有激情的学弟学妹进入量化对冲行业。

 

“但是量化对冲仍然是投资这颗皇冠上的明珠,因为是一个Highly Intelligent Driven(高度智商驱动) 的职业。”这个行业以策略为核心导向,人的作用极其重要,只要能出好的策略,能有好的结果-而且每分钟都有结果,不论年龄背景,就可以被市场认可。并且量化对冲行业的竞争大部分是透明的业绩竞争,不像VC/PE,影响业绩表现的因素很多,很多SOFT(软性)的东西。做对冲基金靠的就是个人,个人就可以撬动很高的资本杠杆。当然薪资回报极富竞争力。

 

成为全国前三,他是怎么做到的

 

老余对成功有着独特的理解。“我们每个人都在和周围的人和事互动,或大或小或多或少的和身边的人和事交互,吐纳。存在的意义在于吐纳,做出一些更加有益的吐纳,为世界带来一些变化,用更有建设性的方式和世界互动。”他对成功的理解,或者说对自己的预期,也可以从他自己和无花果的发展当中看到。

 

无花果的价值就是为市场(投资者)提供一种可选的投资方法/风格。在没有无花果之前,股票市场是高收益高风险的代名词。每个投资者都需要对冲风险,每个投资者都应当有选择不同风险收益配比产品的机会”。从创立最初,无花果的定位就是为市场提供一种低风险中等收益的投资产品,也是这个细分市场的标杆。无花果五年公开业绩,无亏损纪录,在跨越股灾的这五年里,整体复合回报率15-20%,从成立到现在净值涨了200%。后股灾时代,无花果推出了一套新的应对体系架构,在原有的基础上改编适应,到目前为止回报率大于10%,在量化对冲领域一直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尤其是综合稳健度。在A股市场经历了2013年银行间危机,2014年alpha崩盘,2015年股灾,2016年熔断,2017年一九分化等各类阶段性危机中始终保持净值管理的稳健。

 

老余说“一次性的赚钱,甚至是赚大钱,靠的可能是机会、运气或者聪明,但是要长久的赚钱,需要的一定是智慧。投资中,最终最有力的武器就是复利。作为专业管理人,我要做的是抵住诱惑,保持稳健,时间自然会带给我们回报”。

 

与智慧相伴而来的,必须是信仰。投资面临很多诱惑,今天这里赚钱,明天那里赚钱,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一定要有坚定地自我认知和定位。”老余认为市场有足够的空间容纳各种类型风格的参与者,包括价值投资者,事件驱动投资者,量化对冲投资者。“只要是人参与的市场,就有模式,人的行为总是有相同的地方。基于行为金融的量化投资立足所在,就是坚定的相信市场存在一定的交易空间,留给基于人性的在各类市场波动下会反复出现的投资者群体性行为模式。”

 

在此之外,就是‘专业’”。和老余聊天,专业自不必说,几乎是信手拈来。他说从业这么多年最大的财富就是经历过那么多事,能够快速反应,找到新的成长点,能够判断什么是有意义的机会,什么是噪音。“从香港到大陆,从11年的挫折,12年崛起,13年困难,14年崛起,15年辉煌,16年的蛰伏,17的迭代。每一次自我迭代是一个螺旋向上的过程,数据能力和模型能力都在提升,收益越来越好,回撤越来越小。”

 

说到最满意自己的一点,老余说是自律。“我是两年前戒烟,之前每天要抽一到两包。我对自己说如果公司能够逐步的走上正轨,就戒烟。因为在很大压力下确实不适合戒烟。2015年年底公司搬家到淮海路,我把这理解为一个标志性事件。从搬家那天开始,两年来,我没有再抽过一根烟。”

 

未来十年,为市场提供更多风格的稳健选择

 

量化对冲是一个充满了乐趣和挑战的行业,这既是人性和智力博弈最为激烈的战场,亦是时刻跳动着即时业绩反馈的高刺激行业。市场本身经历着一代又一代的自我迭代,不断向前发展,在这个行业里长期生存需要毅力,更需要智慧。

 

老余的研发课题列表上满满的排满了新的问题,新的假设,新的品种和新的市场,一如十年前刚踏入行业中的他,充满了激情和憧憬。他说,推动自己不断向前的,既有专业上对自己内心的不断鞭策,也有为投资者提供更多风格选择的使命感。

 

今天的无花果已经成为细分行业的标杆,是以市场为基础的,以群体性波动为研究对象,稳健复利的量化风格的引领者。谈到未来,老余说“会一直对市场保持好奇心,进一步提升跨市场的配置能力,为投资者提供更多风格的稳健选择。”正如老余自己所坚信的,一个人的意义所在,就是与他周边的世界进行有建设性的吐纳。“只要我觉得自己所从事的专业研究和投资工作能够为投资者提供有意义的选择,我就不会停下。”

 

相关阅读Related information

申请帮助

活动日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