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BA > 学习生活 > 同窗校友

长江新生|黄雍杰:天空才是勇敢者的游戏

2018年02月07日

黄雍杰

长江商学院 MBA 2017级

北京首都航空有限公司 国际区域首席代表

悉尼大学(澳大利亚) 项目管理硕士

 

2011年5月22日,陈玮驾驶单引擎螺旋桨飞机从美国孟菲斯出发,历时2个多月,完成了环球飞行,成为首位使用单引擎飞机完成环球飞行的中国人。这个故事是黄雍杰与航空缘分的开始。

   

“这才叫人生,才是一个男孩该完成的梦想!” 这是黄雍杰发下的第一个愿,怀揣这个大胆的梦想,他跋涉于航空领域,不仅驾驶飞机冲上云霄,更涉足航空无人化,要把航空货运变成无人机的天下。

    

“找好一条主线,剩下便是All-In!”

 

 

 
 

源于一场飞行梦

 
 

 

曾有一度黄雍杰离飞行梦很近,那是高三时,东航在当地招收飞行学员,顺利通过各种严苛筛选后,他却陷入思考,如果按照专业飞行员的职业方向去发展,就算做到最极致,总觉得还差了些什么,虽然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但他告诉自己要跟随内心的方向走。几番抉择后,他最终选择暂别飞行,全力备战高考。

    

2007年,黄雍杰进入哈工大攻读环境工程专业,但心中的飞行梦并未就此平息。毕业前夕,陈玮完成中国人首次环球飞行的故事,再次引燃了他深埋内心的信念,而改变也随之发生。

 

 

黄雍杰并未像大多数同学一样进入环境领域,而是选择了民航机场建设集团,负责机场建设工程的项目管理,开始接触航空业。真正进入这个领域后,黄雍杰才明白,航空并不全是激情和勇气,更多的是每一个细节背后的严谨甚至苛刻。“跑道上每一条标线的颜色、尺寸,每一盏助航灯的颜色、亮度、角度,飞行区内每一块草坪的高度和密度,都密切影响着航空器的飞行安全,都有一套完整的国际统一标准来规范,而且必须做到无偏差执行。”

 

 

不过,黄雍杰并未停止探索的脚步,还是那颗不安分的心告诉自己,要走出去看看。2012年,他考入悉尼大学攻读项目管理硕士。在澳洲大陆,他第一次体会到普通人与天空的距离是那么近。“澳洲空域完全向民用开放,每一个人都可以飞行,自驾飞机旅行在澳洲是很平常的事。”

     

2013年6月,从悉尼大学毕业后,黄雍杰完成了又一次角色转换——从机场建设到机场运行。进入首都机场股份公司后,他作为管理培训生在首都机场质量安全部、飞行区、运行控制中心等核心部门完成轮岗,出色完成了国际机场协会(ACI)安全评估、首都机场安全风险状态监控系统等重要项目,构建了完整的机场运行知识体系和实践经验。随后,他以优异的业绩进入首都机场航空业务部,负责航线市场和航空公司客户开发。

 

同时站在运行和经营角度,黄雍杰对航空业有了自己的理解,“航空业其实由三大块构成: 第一是地面上的,也就是机场和地面导航;第二是天上的,也就是航空公司、空管;第三是设备制造商,如波音、空客和霍尼韦尔等航空器或航空设备制造商。”

 

在与航空公司的业务往来中,他深切感到如果要深入航空业,就一定要进入第二块领域—天空。

 

 
 

勇敢者的游戏

 
 

 

2016年7月,黄雍杰加入北京首都航空,再次回到澳洲,担任墨尔本区域运行代表,负责公司第一条国际航线的海外运营工作。这次,他决定不再等待,马上报考了飞行学校,去完成飞行梦。

 

学习飞行的第二个月,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故对他的决心和勇气提出考验。在一次正常返航进场中,黄雍杰按照塔台指示经历了一段长时间的盘旋等待。这次等待非比寻常,他在塔台频率里隐约听到了“Mayday(求救信号)”呼叫。

 

落地完成航后简报,黄雍杰才知道,他的一位好友在飞行科目测试时遭遇引擎失效,进入尾旋后坠地。这个噩耗带给他极大的冲击,让他第一次真切体会到勇气背后的含义。

 

黄雍杰决定停飞一周,去思考“自己是否可以承担这一切?”最终,他找到了答案,“认真做好每一项飞行检查,始终保持所有应急程序的情景意识,规格严格,功夫到家,如果可以做到这些,就能对飞行负责,对自己负责。那为什么要停下?”

 

 

一个月后,黄雍杰成为所在航校以最快速度通过所有飞行理论考试的学生,同时也是以最快速度完成所有飞行科目考试并放单飞的中国学生。如今,他依然清楚记得第一次单飞离地时的那种释怀,“那是一种很难描述的感觉,云层上只有我一个人,安静的云海饱含多少波涛,也只有我才懂。”

 

“准备做一件事时,要想清楚自己有没有信心、具不具备能力、有没有勇气去承担,如果可以,就继续往前走!你敢,你就All-in,坚持到最后,你就会得到属于你的回报。”经历飞行之后,黄雍杰对于信念更加执着。

 

 

 
 

在长江,迎着风口起飞

 
 

 

航空业已走过百年历程,范式革命却从未发生。当下,借助人工智能和无人驾驶,航空业范式革命的活力终于被点燃。“失去的人口红利必须由提高效率来弥补,朋友的不幸更加深了我对航空无人化的信念。” 

 

天时、地利、人和,未来航空货运势必与智慧物流结合,无人化航空可把成本降至普通航空货运的一半,更让原本需要几天才能运达的实效性商品实现当日送达,满足消费者的即时需求。

 

当然,机会与困难总是并存。“人总在鼓声停止前接到传来的花,而商业的创新要提前判断鼓声何时停止,在鼓声停止前把花传出去。对于无人航空的运营开发更是如此。”

 

做一件从没人做过的事需要“all in”的勇气和坚持,技术整合和政策支持都是客观条件,是可以花时间来做好的。但对于自己的人物设定是主观的,出自内心的,最难逾越的。

 

一方面,4年的航空经验是黄雍杰开启无人航空运营的“启动资金”,但无人航空不可能照搬现有的航空体系,相反,需要摆脱航空业的一些惯性思维。因此,黄雍杰必须要把手上握有的牌放进池底重新洗过,把原有的知识体系与其他领域的知识重新组合,而他选择来长江完成这次洗牌。

 

 

在长江,他重新刷新了对商业的认知,在财务、金融和管理知识强行军的同时,抓住每一次对新科技应用方向的解读;思想上,他和来自不同领域不同背景的朋友去碰撞;事业上,他坚持所学即所用,将组合后的知识和重新升级的认识融入到无人航空运营中,对航空无人化开发有了一份长线规划,“在长江,我在创业路上迈出了实质的第一步。”

 

 

此外,黄雍杰也发下了第二个愿,那就是成为驾驶直升机完成环球飞行的第一人,按照世界著名山峰来规划飞行航线,在每一座山峰都留下一次起降记忆。“我的性格就喜欢冒险,想做一些别人没做过的事,人生就该疯狂一次。”

 

相关阅读Related information

申请帮助

活动日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