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BA > 学习生活 > 同窗校友

长江新生|田霖:用商业改变公益教育

2018年02月07日

田霖

MBA 2017

晓天下教育   创始人兼CEO

 

云南保山市与缅甸山水相连,是许多都市白领远离烦嚣,净化心灵的地方。然而,这里的农村地区,教育资源之落后,却是这些在腾冲泡汤的游客们所无法感受到的。

 

2014年7月,25岁的田霖从北京来到这个西南边陲小城,不过,他的目的不是旅行。作为美丽中国的项目经理,他要负责与当地政府沟通,并管理支持隆阳区和龙陵县的支教老师。

 

此前在人力资源部工作2年,田霖深知中国教育存在严重的地区不均衡问题,但真正走到项目前线,他还是顿感沉重。单是隆阳区,当时每年的教师缺口就超过2000名,而从初中升入高中,更有将近60%的学生会辍学打工。

 

 

 

许多学生会去东南沿海省份打工,因为,比起他们月收入不到3000元的老师,打工可以挣到4-5000元。很多学生问老师,你是念过书的,挣的比我还少,那我念书要干嘛。比起学习,赚钱买摩托车,对他们更有吸引力。

 

 

而这些失学孩子大多数是留守儿童。事实上,目前中国9000万留守儿童,占到学龄儿童47%,其中,近60%的学生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随着一些制造业开始向东南亚迁移,人口红利的逐步消失以及人工智能的发展,他们从事的低端劳动会被逐渐取代,为中国未来社会发展埋下无穷隐患。“到2030年,中国劳动力缺口将超过8000万,与之相比,这么多学生没法接受高质量教育,这是很大的人才和社会资源的浪费。”

 

面对这些原本应该在校园绽放的花季少男少女,田霖与其它支教老师一样,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使命感与责任感。在保山,他确定了自己未来的人生目标。

 

 

“毕业以来,我一直在寻找有激情、愿意为之奋斗的事业,如今,我找到了,那就是从事教育行业,为解决中国教育不均衡的问题尽一份力,并通过商业的办法去实现它。”

 

 

做有价值感的工作

 
 
 

 

2007年,作为联合大学在内蒙招收的仅有2名学生之一,田霖从鄂尔多斯高原来到北京,兴奋劲还没过,他就受到了北京同学的疑问,“你的英语和普通话这么标准,为什么不读播音主持?”

 

田霖意识到,相比于那些见多识广、选择范围广的北京同学们,他的选择着实少得可怜,这在田霖心中产生了对教育最初的两个困惑,“我和北京同学获得的机会是不一样的;在中学时代,我对将来要做什么,没有任何概念。”

 

带着这些疑问,田霖开始了大学生活。很快,他发挥特长,成为英语协会会长,组织了英语角、话剧表演,并与新东方合作为同学们提供模拟考试。四年中,田霖记忆最深刻的,是每天早上6:00多,带领同学们在操场上背诵新概念英语。

 

 

大四时,优异的英语成绩,让田霖得到韩美制药实习机会,并在毕业后顺利拿到了人力资源专员offer。然而,在即将开始的白领生涯面前,田霖却却步了,他发现,自己“感觉不到在这里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并开始寻找更有价值感的工作。

 

在一家高铁企业和一家NPO(非营利机构)之间,田霖不顾家人的反对,选择了美丽中国。“2012年,NPO/NGO还是一个新鲜的名词,我喜欢尝试新的东西,而且,美丽中国当时的名字是中国教育行动,它的价值和愿景打动了我,这也是第一份工作没带给我的。”

 

为中国教育行动起来

 
 
 

 

1988年,普林斯顿大学校友温迪女士成立了美丽美国,招募美国名校毕业生,去教育贫乏地区支教,解决美国教育不平等问题。20年后,同为普林斯顿大学校友的美籍意大利青年安德烈·帕西内蒂(中文名潘勋卓)把美丽美国的模式引入中国,成立了美丽中国。“美丽中国的愿景是解决中国教育资源不均衡,让每一个孩子都有机会获得平等、均衡、高质量的教育。”

 

2012年,当田霖加入时,美丽中国刚创办4年,引起社会强烈反响,不仅中央电视台等各大媒体都予以关注,包括李嘉诚基金会等机构也都纷纷为项目加砖添瓦。

 

 

让田霖最为感动的是,许多支教老师来自985、211毕业生,以及美国常春藤联盟归国的留学生和外国学生;而许多工作人员曾是优秀的职场经理人,他们降薪来到这里,工作热情却是之前的数倍。

 

 

“大家明明都有更好的选择,但还是选择了支教事业。这就是一个有愿景有价值观的机构最有魅力的地方,也是许多商业机构做不到的事情。这个时代越来越靠愿景吸引人才,靠人才驱动战略实现,这对于我将来创业很有启发。”

 

 

2年后,田霖从人力资源经理转型为项目经理,赴云南保山工作。在那里,他对于支教项目的现实挑战和中国教育不均衡等问题,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许多刚毕业的大学生还不够成熟,学校希望有一些更成熟的老师。而本地学校都把应试放在第一位,项目老师则更希望通过课外活动,给同学分享一些想法和新知,比如给学生看记录片,做校外实践,但在一些学校活动会受到限制。”即便如此,田霖和支教老师依然尽全力为这些孩子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2015年6月,为了让从没有走出大山的女孩们,去保山市开开眼界,田霖找到本地企业家支持,促成了一只来自农村的女子篮球队-青木依水和保山市里一所初中的篮球友谊赛,并带领学生们参观了咖啡制造企业,听农民企业家讲述创业故事。 “这段经历,帮助球队的同学们开拓了眼界,知道了她们的人生不仅仅是结婚、生子、种地,而是有不同的可能性,未来有许多事情可以做。”

 

在云南的一年,面对种种挑战与收获,田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长,“在做事层面,我不会带很多预设,而是放空自己去了解现实,不与现实抗争,不抱怨,踏踏实实解决问题,就算解决的过程很漫长。”

 

 

更重要的是,在美丽中国,田霖认识了一帮“心有理想,春暖花开”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来自五湖四海,相比于车和房,都有更大的愿景,愿意脚踏实地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为公益去创业

 
 
 

 

那场篮球赛让田霖备受启发,他开始思考怎样为孩子们做更多事。保山小粒咖啡驰名中外。2015 年7月,田霖离开美丽中国,和同事开了一家淘宝店,希望通过咖啡生意赚取收益来帮助本地孩子筹办夏令营。

 

田霖负责回北京开辟市场,当他再次坐在北京的咖啡馆中时,一种久违的大都会气息扑面而来,那些崭新的新名词冲刷着他的大脑。让他前所未有的感到,如果不改变欠发达地区的经济状况,留住更多人才,单纯谈教育不均衡问题,这是舍本求末。“为什么很多农村缺老师,老师也不希望下一代在农村受教育,他们也希望调到更大的城市去工作。我想通过商业的角度去解决教育问题。”

 

 

在咖啡项目中,田霖已经感受到自己商业和金融知识的匮乏,因此,他将目光转向商学院。此时,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刚刚成立了社会公益管理专业,田霖成为这个硕士班的首届班主任,同时负责一些招生工作,他有机会和同学一起听课,参与讨论企业CSR、可持续发展等问题。

 

不过,田霖思考最多的还是创业,“既然要创业,为什么不直接开始做一个项目。”

 

2016年5月,田霖加入了途梦教育,担任项目运营总监,负责组织职场人士给欠发达地区的中学生分享职场故事,“我自己的经历让我明白,许多中学生并不清楚未来想做什么,这些职场精英会帮助孩子们对未来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他还给欠发达地区小学生在线教授英语、音乐、国学等课程,尽管在线教育效率更高,但离学生太远,且各个地区孩子的成熟度不同,一个名师课堂很难适应于所有地区和学校。田霖希望真正陪伴孩子们一起成长。

 

在和做咖啡时的搭档沟通后,一个新的想法再次引燃了两人的创业激情——通过夏令营和游学,进行体验式公益教育。2017年7月,他们成立了晓天下教育公司,首个项目就是在云南举办夏令营。

 

 

农村学生假期通常帮家里做农活,或看一些没有营养的电视娱乐节目。而他们那种爬山捉鱼的生活,却是城里孩子所渴望的。田霖和搭档设计了一个9天的夏令营项目,让城市学生到农村接触农村社会和自然生态,而本地孩子则象征性交200元,与城市孩子一起参加活动,开拓眼见,建立自信。

 

 

“这些活动让孩子们在与自然相处中,懂的感恩和尊重,也给了孩子们在游戏和竞争中锻炼团队配合,解决问题和沟通交流的机会,这些核心技能对他们将来很有帮助。”

 

 

夏令营项目的成功让田霖信心倍增,他希望将来有机会把更多农村孩子带到城市、甚至国外去游学。“我们&a

相关阅读Related information

申请帮助

活动日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