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BA > 学习生活 > 同窗校友

刘瑶:我的人生需要一些想象空间 | 三十而变

2018年03月01日

刘瑶

长江MBA2014级校友

钟鼎创投投资人

 

 

蓝洞是塞班最著名的潜水点,最深处达到47米。

 

戴上呼吸器前,潜导再次和刘瑶确认是否真要潜,毕竟她中午因为身体不适才吐过,而在水下,一旦呛水,就很危险。

 

可好不容易有一个假期的刘瑶,怎么能放过探索深邃奇幻海底世界无穷魅力的机会呢?想到那些色彩斑斓、自在遨游的鱼儿们,刘瑶有些迫不及待了。

 

带着紧张的心情下水,因为呼吸不自然,刘瑶的潜水镜不断进水,潜导比出“OK”的手势问刘瑶是否继续下潜,刘瑶扶着引导绳,对潜导打出“等一等”的姿势,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其实人也是大自然中的一个生物而已,进入水里我就是一条鱼,鱼就是这样呼吸的,不要有任何紧张,不要害怕,把生命放心交给自然。”然后转身跟着潜导游向深海。 

 

这个语气温和,语速不快却逻辑缜密到让人叹服的女孩,唯有在面对未知领域时,好奇心偶尔会战胜理性,让她带着对自然的谦逊,对人生的无畏,不断去探索这个多彩世界。

 

“人生是需要一些想象空间的,生活的大部分时间平淡无奇,唯有有创造力的人和有想象空间的事儿,能带给自己和世界最多的灵感。” 

 

 

 

校园中的小师妹

 

从高中到大学,刘瑶都比班里其它同学年龄小一些。而让她稳坐小师妹交椅的原因,不仅因为她上学比一般孩子早,还由于她曾“贪玩误学”,被父亲“罚”提前一年参加中考。三年高中之后,刘瑶考入了浙江大学,攻读创业管理专业,并辅修金融。

 

总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去学习各种新鲜事物,不拒绝人和事物的多样性,刘瑶从小就跟好学生差学生都打成一片,一直担任班长和班干部,“大三时,之前主席不干了,我还莫名其妙当了院学生会主席,带着学弟学妹们各种疯闹,倒是挺开心的一年,”刘瑶笑着说。

 

在老师和同学眼中,刘瑶是一个认真靠谱的学生干部,关注细节,能带领大家一起把事情做好。而对于刘瑶来说,这都是非常宝贵的经历,虽然很累,也锻炼了她承担责任的勇气,更不断拓展着对世界的认知。

 

刘瑶眼中的浙大校园

 

“世界有那么多好玩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发现”,本科毕业后,刘瑶选择直接进入职场,去探索商业世界的奥秘。

 

 

 

想办法让它变好!

 

早年总部位于比利时鲁汶的百威英博,成立于1876年,是全球第三大消费品公司,2003年,这家老牌啤酒厂进入中国市场,每年校园招聘时,都会到处网罗中国英才。

 

2010年12月,刘瑶经过七轮面试,成为了这届管培生的一员,后任华北事业部商务物流主管,负责华北区配送中心的运营管理,站在商业第一线。

 

 

2012年6月,当刘瑶初到北京时,北京配送中心的软硬件环境的确非常糟糕。当时全国业务线负责人,一个巴西老外,看到北京的配送中心时直接发飙了,在邮件里抄送所有人说:“This is terrible!”,这个当年23岁的姑娘笑着告诉自己,“这事儿还能坏到哪儿去呢?想办法让它变好呗。”遇到困难,可能会捂着被子哭一场,然后冷静下来想解决方案,刘瑶用这一招鲜多次化险为夷。

 

她开始重新梳理业务流程,提出许多创新性解决方案,优化了之前不太高效的环节,也重新对供应商提出要求。一年半之后,她所负责的区域从全国倒数第一,跃升全国第三。刘瑶也升为全国物流资产管理经理。

 

在百威英博的三年,刘瑶始终轻伤不下火线,承担着巨大的工作压力,在年龄和阅历与工作要求不匹配的挣扎中,不断探寻着商业世界的本质。然而,当可预期的晋升通道摆在眼前时,她却感到这一切越来越不适合这个年龄的她。

 

 

这个鬼马精灵的姑娘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去读商学院。“温故知新”,这是想到要读商学院时,刘瑶脑海中出现的第一个词。她想把工作以来的实践经验,与更加系统的商业理论进行调和,看看它们能够酝酿出怎样馨香的美酒。

 

当然啦,温故固然重要,知新才是这个好奇宝宝始终追求的,“在一家历史悠久成熟稳健的公司容易看到天花板,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还有什么正在发生,自己还有什么样的可能性。”

 

 

 

在长江,润物细无声地成长着

 

 

在选择商学院时,刘瑶倒是完全理性地用逻辑思维做了道选择题,在横向纵向对比了国内外的商学院后,她觉得,“去国外读书会错失和中国经济最密集的接触,而国内的商学院中,长江有最顶尖的教授团队,他们能给到自己对于学术和商业视角最好的启发,且长江拥有最多元化的同学,大家能碰撞出无穷火花。”

 

2014年9月,刘瑶入读长江MBA,14个月中,Brian Viard教授的战略学及经济学、李乐德教授的运营管理、廖建文教授的创业管理、刘劲教授的会计学……所有这些课程构建出的缜密商业体系,夯实了刘瑶在财务模型和商业分析方面的能力,也加深了她对商业本质的理解。

 

刘瑶在长江赴哥伦比亚大学承办投资论坛

 

“长江的教授们刷新了我对知识的认知,同学们刷新了我对集体的理解,各行各业的校友们刷新了我对商业的解读。尤其感谢长江带给我内心的宁静,润物细无声,这是我对长江底层文化的总结和认识。”

 

 

不做超过风险承担能力的事儿

 

每个来读长江的人,某种程度上都在寻求转型,刘瑶也不例外。在往哪个方向转这件事上,刘瑶认真的分析着:一个更具想象空间的领域,风险又恰好在自己的承受范围。按照这个标准,排除了传统行业后,刘瑶锁定了三个方向,并对其商业本质分别进行了若干探索。

 

 

 

“风险比较低的是已经借着新市场成长起来的新型成熟业态,比如电商;中型风险,是用之前在成熟企业积累的商业感知去接触最前沿的商业形态,比如风险投资;最高风险,则是选择一个新的商业形态去加入,就是创业公司。”

 

在中粮电商部门实习,考察了校友的创业公司,和同学尝试做了创业项目,并请教了足够多的VC/PE圈的学长学姐后,刘瑶做出了选择——去创投公司。

 

“在当时,我评估自己的风险承担能力是中型,人的所得和收获是和风险承担能力完全成正比的,不能超过风险承担能力去干不正确的事儿。”

 

 

 

做投资是认识自己的过程

 

 

2015年,刘瑶以全科第一名的成绩从长江商学院毕业,进入华创资本。然而,一股脑闯入完全不熟悉的创投行业后,刘瑶却懵了。“我对这个行业完全不懂,这里的思维方式、生活习惯也和过去完全不一样。”在最初三个月,刘瑶一度觉得自己选错了。

 

然而,创投行业对自身一些清晰的改变,让刘瑶坚持了下来。“创投行业本质上是购买风险,很多时候你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而是要通过对商业本质的理解,去设法找到答案。这让我总是清醒的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让我变得谦虚。而人一旦变得谦虚,整个身体吸收新知识的开关就打开了,会看到更多以前看不见的角度,感觉个人成长速度也在提升。”

 

在华创,从消费品、B2B、物流、医疗各个领域,刘瑶都曾尝试去摸索其商业逻辑和投资理念,跟着经验丰富的同事一起参与了每日优鲜、大丰收等项目。渐渐地,刘瑶找到了自己的投资兴趣和可能的优势,在大物流、供应链以及科技的企业级应用是她愿意花时间深度研究和理解的。她说:“学习投资的过程其实是发掘自己、认识自己的过程,找到自己在这个行业里的差异化优势。”

 

此时,中国物流供应链领域最顶尖的一只机构基金——钟鼎创投为她打开了大门。在钟鼎,刘瑶找到了更加匹配的平台和机会,入职半年内,她参与投资了海智在线、信良记、妙生活、爱动信息、灵动科技等B2B、生鲜和科技应用项目,深化了在这些专业领域的认知和投资技能。

 

 

“转行一定会有阵痛,但阵痛之后,就是绽放的时候,你一定要等的到,更要持续去寻找自己的匹配点和优势点,找到自己在行业里合适的位置,绝不能轻言放弃。”刘瑶又一次认真的说。

 

总的来说,创投领域极大满足了刘瑶对世界的好奇心,也打开了她认识周围新事物的感官,让她每天有更多灵感。

 

“新科技、新领域、新模式,这一切每天都在冲击我的大脑,久而久之大脑会觉得新东西就是常态,不变的是变化。当形成这个常态后,思维的惰性就消除了,就更愿意去思考许多事物的内在逻辑。”

 

 

只有持续学习

才能克服对未知的恐惧

 

查理·芒格曾说过,“在投资领域,若没有做过扎实的阅读功夫,就不能成为真正优秀的投资人。”刘瑶非常认同这个观点,她也希望向芒格学习,不断涉猎天文、地理、政治、计算机、生物等多学科领域的书籍,她最近在努力研究的几本书,光看书名还是让人觉得有点跨界得“大跌眼镜”:《数学之美》、《机器学习》、《区块链社会》等。 

 

“不同学科和知识之间,底层逻辑应该是相通的。当你把不同行业、领域的知识融会贯通后,遇到一个新东西,你可能会非常快的get到它的本质。”

 

在投资灵动科技这家以机器视觉为核心的机器人科技公司时,刘瑶基于对人工智能的粗浅理解,认识到数据是决定人工智能发展的主要原因。“但目前机器视觉技术并不成熟,使得机器人在自由行走层面很受限制,一旦机器视觉技术成熟到一定程度,可以在较低的成本下帮助人工智能获得更多维度数据,灵动科技就是致力于在这个角度发展视觉科技应用的。

 

 

灵动科技产品在京东物流黑科技板块亮相

 

 

同样,在投资爱动信息时,刘瑶是在对电动化、智能化、无人化这三个发展趋势深入学习后所作出的判断。“在工业领域,设备想要走到智能化和无人化这一步是需要先达到自身数据可读的状态。爱动信息通过加入智能传感模块和人工智能的算法,来获取工业设备的‘运动’状态,使它变成一个数据可读可调度的智能的设备。通过这种智能化解决方案,让工业领域快速从电动化向智能化改造,然后逐步走向无人化。”

 

刘瑶和创始团队在腾讯云峰会上的爱动产品展台

 

“从古到今,人类有各种恐惧类型,人类曾经试过用对神的敬仰来消除对世界的恐惧,无论是泛神论还是单神论,后来各次工业革命、科技革命之后,人类逐渐发现,要排除对未知恐惧的唯一方法,唯有持续学习。你去拒绝、否定或者害怕这些新东西,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只有持续学习、客观判断与参与,你才能知道它究竟是怎么回事。”

 

谈到未来,刘瑶说,自己还在成为一个合格的投资人的路上继续努力着,但是她已经逐渐找到方向感,以及开始感受到一些对未知世界探索的幸福感。

 

相关阅读Related information

申请帮助

活动日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