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BA > 学习生活 > 同窗校友

长江新生 | 蒋维:循着好奇心一路向前

2018年03月27日

蒋维 Vic JIANG

MBA 2017

复旦大学 物理学学士

美国伦斯勒理工大学 材料工程学硕士

四川信托有限公司 风险审查经理

注册金融分析师持证人 (CFA Charterholder) 金融风险管理师(FRM)

 

2015年5月,中国股市从2014年底的持续走热,已经突破4000点,街头巷尾尽是关于股市神话的传说,许多人通过借贷甚至卖房炒股,整个市场成为一个“大赌场”,用狂热、亢奋来形容,绝不为过。当然,今天的我们可以站在上帝视角俯视深陷那场股灾泥淖中的芸芸众生,或感慨或悲悯。

 

然而,当时在四川信托担任风控经理的蒋维,却面临着一次巨大的考验。由于中国股市一路高歌猛进,许多上市公司希冀通过“红筹回归”来中国捞金。此时,一家美国上市游戏公司的老板找到四川信托,希望申请并购融资,用来回购自己的游戏资产在中国借壳上市。这个从美国回购价格仅2亿人民币的资产,在中国的预期估值超过了15亿,而它的游戏产品尚未在中国上市,何时产生现金流充满未知。

 

从服务业务发展出发,风控经理不会轻易反对一个项目上马,但蒋维却敏锐觉察到这个项目存在着巨大的风险,“同样的项目,国内外市场这么高的差价,这本身就不理性,而且,这个游戏产品在国内没有任何经营业绩,甚至没有经过政府审批,怎么保证它未来可以产生盈利呢?”

 

就这样,蒋维顶着来自业务部门同事的质疑,坚决反对这个项目。他一次次向领导汇报自己的疑虑,并尽可能拖延项目进程。到6月底,当千股跌停,股市一片哀鸿遍野,“恐慌”、“崩溃”成为中国股市代名词时,这个游戏项目在中国的上市自然也就无限延期了,蒋维为公司避免了上亿元的潜在损失。

 

 

当股市已经亢奋到“群魔乱舞”的时候,如何保持冷静的判断,甚至与整个大势对抗,回忆当初,蒋维笑道:“理工男喜欢凭事实说话,这个项目的预期明显没有事实支持,仅凭行情,两眼一闭就去做,我觉得非常不靠谱。”

 

 

 

“非主流”理工男

 

高中时,蒋维像千禧一代的许多理科生一样,迷上了霍金,“读了霍金的《时间简史》,觉得量子物理学、相对论、大爆炸太酷了”。带着对科学的美好想象,他考入复旦大学物理学系。

 

不过,蒋维很快发现,比起力学、光学、原子物理这些硬科学,多彩斑斓的社会生活更让他觉得亲切。“相比于一个人埋头做物理学理论研究,研究出来的东西,全世界只有几十人能看懂,几百人在关注,其他人即不懂,也不关注。我更喜欢与人互动多一点,能产生实际效果的工作。”

 

大学期间,蒋维加入了空手道协会,用2年时间升级为空手道绿带。他还担任复旦“VOW”网络电台的录音师和音频编辑。2004年,智能手机尚未流行,大家还是用电脑上网,许多男生会通过这个电台向心上人表白,“那时,复旦BBS有一个版面叫光棍协会,所有发帖灌水高峰期,都是我们的节目播出时间,许多人会通过节目点歌、表白。”说到这里,他发出一阵满意的哈哈大笑。

 

 

尽管大学生活多姿多彩,蒋维依然连续三年获得优秀学生奖学金。2007年,他以出色的成绩考入美国伦斯勒理工大学,攻读材料工程和机械工程的交叉学科硕士。

 

与想象中的美国生活不同,蒋维分到了印度导师所带的研究小组,周围都是印度裔学生。为了能够与同学拉近距离,原本不擅表达的他,强迫自己主动和印度同学聊天,口语能力竿头直上,性格也愈发开朗,“印度人非常善于表达自己,这点和美国人很像,我也深受启发。”

 

 

在美国的业余时间,蒋维和同学一起周游了东西海岸:到达了美国最东南端,与古巴隔海相望的Key West,也到达了最西南端与墨西哥一墙之隔的San Diego。在美国东北漫长的冬季里,蒋维还学会了滑雪,“以前没有滑过,我滑了两次就能站起来了,有的事情不去尝试可能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力。”

 

 

 

2010年,蒋维毕业时,美国金融危机刚刚结束,市场持续低迷。许多同学选择继续读博士,期待市场回暖可以在美国找到心仪的工作,而蒋维则选择回国。“比起学术工作,我对商业更感兴趣。我也希望能够回到家乡,在那里贡献自己的学识。”

 

投身金融 扎根西部

 

2010年,蒋维回国时,上海正在举办世博会,比起3年前,此时上海的国际影响力更是如日中天。蒋维短暂进入一家美资咨询公司,负责电子、新能源行业的咨询业务。为了更长远的职业发展,他很快辞掉了这份偏技术的工作,回到成都,进入东方电气集团,一家大型央企担任助理商务经理。“我觉得尊重自己的内心,根据自身需求做决定,是一个人走向成熟的基本条件。”

 

 

彼时,东方电气集团在非洲、越南、巴基斯坦、土耳其等地有大量基础设施建设及投资项目,英语流利、学术素养好的蒋维,经常陪同公司高管会见外方政府高官。他还多次被派到非洲出差,代表中国与其它国家合作方协商,去平衡不同团体间的利益关系。站在央企总部这个至高点上,他有幸深入参与到了国内外多个项目从投融资计划编制到分包商管理、进度协调、节点验收等建设项目的关键工作。

 

这份工作大大打开了蒋维的视野。“这些项目既有投资属性,又有管理属性,做的事情需要考虑全局,让我这样一个理工科学生,跳出了技术细节,逐步打开了商业视角。”2011年,蒋维获得了“年度分管领导嘉奖”,仅颁发给不到2%的员工。

 

在努力工作的同时,一个念头却在蒋维脑海里久久挥洒不去:一个基建工程的周期是5到8年,所以一个员工在职业生涯能够经历的项目屈指可数。另一方面,通过工作中与银行保险等金融服务方的接触,蒋维萌发出对充满活力的金融业的向往。怀着这个念头,工作期间蒋维一直备考CFA,时刻准备转型到金融领域。很快,机会就来临了。

 

2012年,刚刚重组、百废待兴的四川信托正在招贤纳士,而房地产项目融资和基建融资正是信托公司的支柱业务。有过大型基建项目管理经验的蒋维,便顺利抓住了这次机会,成为四川信托的项目管理经理,负责项目进度、资金使用监管等投后管理工作。蒋维边在实践中大量积累经验,边恶补金融知识,逐步通过了FRM和CFA全部级别考试,时刻为下一次机会做着准备。

 

不到一年,蒋维转做风控经理,而本文开头的故事,便发生在他担任风控经理期间。短短几年间,四川信托资产从0发展到3500多亿,公司员工也从100多人增长到800多人。可蒋维却越来越苦恼于工作的固化,“风控工作很难做出业绩,项目做多了就往往是在重复。”

 

不过,蒋维不打算随波逐流。

 

 

突破工作的边际

 

蒋维有着理工男的严谨,又有着在印度同学那里学到的热情,以及本身具有的闯劲,这些因素杂糅在一起,便让他成为公司里“不安分”的因子。除了在2015年“破坏”了一个游戏公司的套利计划,蒋维还跳出风险控制的范畴,去开拓新业务。

 

工作之余,蒋维经常参加成都创业圈子举办的各种分享会,并结识了一位在孔子学院学习的以色列留学生Shlomi Mahfouda,两人很快成为好友。蒋维帮助Shlomi制作商业计划书,并陪同他一起去洽谈各种项目。在蒋维的协助下,Shlomi成立了UP2China公司,为以色列中小企业进入中国电子商务市场提供技术支持。

 

在这个过程中,蒋维了解到不久前刚在成都开馆的以色列驻成都总领事蓝天铭(Amir Lati)总领事,迫切希望帮助以色列建立和四川的经贸联系。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脑海浮现,“当时许多中国企业在寻找海外并购机会,以色列有许多优质资产,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在朋友牵线与蓝领事会面后,蒋维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蒋维将自己写好的项目计划提交给公司领导,但起初,没有人在意他的提议。不过,他并没有放弃,在一次以色列领事馆在太古里举办的艺术展览上,蒋维巧妙安排了公司高管和蓝领事的私人会面,很快,双方的合作提上了日程。在蓝领事的牵线搭桥下,双方敲定了引入以色列著名医疗基金Agate基金的合作。

 

从双方邮件往来到面对面会谈中,蒋维全程负责了合作方案的设计和起草,以及相关翻译工作,促进双方走向合作。2016年4月,Agate 基金创始人、以色列前卫生部长Dan Naveh亲自来到成都,与四川信托签订合作备忘录。这是四川信托首次海外并购合作,在中国信托公司海外并购业务中,也是一次极好的尝试。

 

 

作为风控经理,蒋维所做的这一切看似属于“越俎代庖”,但他却从中获得了成长和启发,“做事情不能要求百分之百的回报。敢于试水未知领域,会让你快速成长,明白如何去拥抱挑战和机会,如何把一个想法变成现实。”

 
 

在长江,继续寻求突破

 

新西兰著名登山家埃德蒙·希拉里爵士曾说过,我们征服的并非高山,而是我们自己。对于蒋维,在完成了Agate基金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他给人生定的下一个挑战,就是建立自己的金融服务公司,帮助西南地区的精品酒店融资发展。

 

 

“西南地区旅游资源丰富,许多精品酒店从设计到地理位置,都可以为那些对生活质量要求比较高,追求个性化体验的消费者,带来与五星级酒店全然不同的体验,与目前消费升级的趋势正吻合。不过,这些酒店融资渠道狭窄,大多靠个人寻找资金,我希望建立一个互联网融资平台,为他们提供融资服务。”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蒋维决定入读长江商学院,“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商学院中,我可以学到世界级的MBA项目,提升我的商业方法论和领导力,从而实现自己的目标。而长江作为一家国际化的商学院,也为我未来在国际领域开展金融业务,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生活中的蒋维,喜欢游泳,能够驾驭各种泳姿;他还喜欢唱歌,是朋友圈的麦霸;他还是航模爱好者,最大的一架模型跟他自己差不多高。他依然会关注科普新闻,喜欢看硬科幻小说和电影。谈到这几年热门的科幻小说,蒋维对《三体》赞不绝口,“《三体》是中国首个雨果文学奖获奖作品,构思独特,逻辑结构严谨,获得国际认可实至名归。”

 

 

而谈到生活的理想,蒋维则笑道,“我是一个特别接地气的人,从不会自己给自己画大饼。”

 

相关阅读Related information

申请帮助

活动日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