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这些改变值得尝试
2020-01-01

2019年临近尾声,又到了“复盘”的时候。对于某一群人来说,这一年格外特殊,因为他们离“向上人生”更近了一步。

 

这群人有一些相似之处,他们是企业家,他们的思想能影响他人,他们的判断决定成败,他们把握着公司的走势、未来的命运;他们中的大多数经历过高潮和低谷,成功和失败......

 

不同的是,他们来自不同行业,性格迥异,经历千差万别。

 

实际上,他们对于事业和人生仍然持有疑惑、饱有好奇,因为他们仍然在追逐“向上人生”。

 

2019年,他们结束了在长江EMBA一年半的课程。在新的一年到来之前,我们邀请了32期的六位学员畅谈感悟,关乎焦虑、关乎突破、关乎初心,而这些情绪都与长江有关。

 

一年半的时间,长江或缓解了他们心中的焦虑不安、或解答了他们的困惑,也或许,他们因长江彻底改变了。

 

点击收看《因长江而变·向上人生》

 

1

陈颖睿:人生不设限,一切皆有可能!

 

“你已经38岁了,在这个领域没有任何经验和积淀。你做这件事情不可能成,我劝你趁早放弃。”

 

陈颖睿清晰地记得,2016年,她决定转型做投资的时候,她朋友打击她说的每个字。

 

即便陈颖睿做好了从“基层”干起的准备,但是没有年龄优势的她仿佛连话语权都丧失了。

 

 

朋友继续拷问她:“你不知道CBD的工位价格很高吗?为什么他们不把机会给那些18岁、20岁的人?”

 

回忆起几年前的这一幕,陈颖睿说:“通常这位朋友都会非常支持我的决定,但那一次却非常坚定地打击了我。”

 

打击归打击,这番话并没有动摇她的决定。她说:“征求大家的意见,无非就是走走流程和形式。”

 

 

 

“女性过了30岁,在职场基本就没有任何优势了。”这条职场潜规则放到陈颖睿身上,失效了。

 

实际上,她一直在颠覆规则、打破边界。

 

2007年,陈颖睿坚定地辞掉地方电视台新闻主播的“铁饭碗”转型幕后;2010年,步入三十岁的她又辞掉了中央电视台财经编导的工作,进入了一个全新的行业——电商,以卖家的身份开始了新的事业。那时,她即将是一个孩子的妈妈。

 

2017年,她举家从北京搬迁到杭州,加入云集,以集创资本创始合伙人的身份正式踏入投资领域,那一年,她已经38岁。

 

陈颖睿并不畏惧每一次转型会带来的失败的风险,因为她更在意过程。她说:“我能去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很满足了。”

 

陈颖睿坚定地选择了顺从自己的内心,但她并不盲目。作为投资界的“晚辈”,她需要学习。作为国际排在前列的商学院,长江商学院成为她的选择。她希望,能在这里找到更加专业的答案。

 

 

超出预期的是:她收获的不仅是知识,周围的同学也间接影响了她。“本来我以为自己的人生好像不需要追求太多其他的东西了。但是来了长江之后,我发现周围的同学都特别优秀,而且每个人都很努力,他们寻找突破,对我来说感触蛮深的。”

 

更重要的是,经过在长江的一年半时间,她又开始走上了自己在云集的内部创业之路,并且走得越来越坚定。

 

 

2

霍明

如果自己都做不到,别人怎么相信你?

 

可能长江对大部分人的影响是精神层面的,但对霍明的影响却是肉眼可见的——一年半的时间,他瘦掉了40斤。

 

追根溯源,他“受刺激”了。

 

 

来了长江之后,霍明发现这里的人不仅有理想,更愿意为理想拼命。相比之下,霍明觉得对自己要求太低了。他决定先从改变身材开始。受到周围同学的影响,他开始跑步。

 

作为企业的掌舵者,霍明的实践成果具有启发意义。他相信,“坚持是一种信仰,信仰是一种坚持。”

 

这句话不仅适用于减肥。

 

他认为,一个企业最重要的特质是坚持,只有自己坚持下去了,才能感染周围的人,影响周围的人。他说:“如果自己都做不到,别人如何相信你呢?”

 

 

霍明的改变不仅如此。

 

作为一个健身品牌的创立者、一个商人,霍明觉得:长江让他看到了很多以前看不到的东西,比如高度。

 

“企业家肩上的担子不光是养活员工、对国家纳税,还要有更高的社会责任感,为社会做更多的贡献。”

 

回顾这一年半的时间,霍明总结道:“自己身体上有改变,思想上有改变,意识上也有改变。”

 

 

3

舒义:

被无数风口吹上天后,

现在的我知道想要什么了!

 

“如果中了500万的彩票,你会开心还是苦恼?”

 

 

这个问题对于舒义来说,其实有点困扰。他觉得,不劳而获会让他的人生失去意义。

 

其实早在2008年,还在上大学的舒义就开始创业了,靠给腾讯等大厂做广告赚了500万。对于一个出生于成都的“小镇青年”来说,这些钱足以让他实现财富自由。

 

“有点沾沾自喜”,舒义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但是,当时的他不想就此止步。他问自己,“500万就够了吗?开一个小公司就完了吗?”答案是否定的。第二年,舒义背着包,从成都飞到北京,开始参加各种大会小会,认识各种人。

 

彼时正值移动互联网的初步发展阶段,舒义认为机会来了,他做起了以移动互联网为主的广告生意。这次决策大幅度拉近了他与人生赢家的距离。

 

2013年,27岁的舒义获得《福布斯》杂志评选的“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 。他成了最炙手可热的年轻创业者,成为媒体和大众关注的焦点。2012年,《南方人物周刊》将“青年创业家奖”颁给了他;《创业邦》的第一个封面人物给了他。

 

 

在外界看来,舒义的人生已经达到了最高点,但就像坐过山车,舒义在那之后经历了快速的下滑。“就跟现在很多创业者一样,突然来了一个风口把你给吹了上去,但过了风口以后,你迅速衰落。”

 

2015年到2016年,融资难、竞争激烈,残酷的现实把舒义“摇醒“。他在多年后说:“到后来发现,不管是荣誉还是其他的,当时你根本就配不上它。”

 

即便是这样,舒义仍然非常庆幸当初的自己没有选择安逸地生活。

 

实际上,从拿到那500万开始,舒义的人生就注定不会平凡,即便是被“挫折”和“失败”填满。这一点,和他在长江商学院EMBA的同学非常像。

 

 

他感叹:“为什么很多人要来长江来读书?读书是为了上进、突破。我觉得这里的每一个同学都是不认命的。”

 

打破瓶颈,突破自我,这个过程很像鹰的重生。

 

鹰活到40岁的时候,身体开始老化,爪子无法有效抓住猎物,翅膀越来越沉,喙(鹰嘴)会变得又长又弯。这时的鹰只有两种选择:等待死亡或重整后再生。

 

后者的代价极为沉重,几乎等同于自残。选择重生的鹰需要将又长又弯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完全脱落,然后等候新的喙长出来。之后,用喙将指甲一根一根拔出来。最后再将羽毛一片一片地拔掉。

 

 

这个漫长又痛苦的过程,换来的是“续命”三十年。

 

经历过低谷的焦虑和巅峰的喜悦,舒义就像重生后的鹰。现在已经35岁的他还在突破,只是应对起来更加自如了。

 

这得益于在长江一年半的学习,他深刻明白了“取势、明道、优术”的道理——把握外部形势的发展走向,顺势而为;明确自己的优劣势,找到确定适合自己的战略;优化自己的技能。

 

面对困难,现在的舒义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抱怨。他说:“现在我最大的满意就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4

唐占鑫:要站在未来看现在

 

可能在所有人看来,发生在2004年夏天的那场事故,将唐占鑫的正常生活加速逼近“终点”——在唐占鑫在与朋友进行的毕业旅行中,她不幸遭遇了严重的车祸。

 

当她再醒来时,发现周围一片惨白,她睁不开眼,耳边传来吵闹的仪器声响。当她被推出手术室后,医生对她说的一句话:“今后你能站起来的可能性低于10%。”

 

 

唐占鑫尝试了一切能让自己站起来的办法,可是最终都又被现实打败。她近乎绝望,甚至想结束自己的生命。直到有一天,父亲抱着她从车上下来不慎摔倒,父亲将她抱起,眼中带着歉意。从那一刻起,唐占鑫决定改变。

 

 

唐占鑫选择了公益的道路。她与朋友一起整理了“中国脊髓损伤论坛”上数万个伤友的帖子,并翻译了数十万字的外文文献,完成中国第一本《脊髓损伤者生活自助手册》。

 

在慈善这条路上,唐占鑫越走越远。

 

2014年,她辞掉了工作,成立了北京市首个脊髓损伤者希望之家(原中途之家)。2016年9月又成立了北京新起点公益基金会,唐占鑫并担任基金会理事长。

 

 

随着慈善事业的深入,唐占鑫开始为生存问题担忧。她回忆道:“刚开始我做公益的时候觉得特别美好,但是现实问题是,如果我还继续坚持之前的价值理念,机构就活不下去了。”

 

唐占鑫意识到,她需要学习:“我得知道什么才是好的公益,如何通过商业手段解决公益机构面临的现实问题。”通过长江商学院的公益奖学金,唐占鑫成为学员。一年半的时间,长江商学院EMBA项目帮助她系统地补足了管理体系的不足。

 

除此之外,她还获得了人生新感悟。

 

“我们在长江学了很多的知识,但是项兵院长的‘站在未来看现在’给了我新思路。我们不能光局限于现在,应该看得远。如何做到看得远,能够把自己未来的路都设计好,那就是要站在未来看现在。”

 

 

 

5

汪倩:利他之后,才能利己

 

2018年,资本市场的动荡让圈内人感到了“寒意”——募资数量下降,一些资金拿不到资,甚至引发了某些机构全员募资的窘迫状况。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失控了。对于汪倩来说,影响或多或少波及到了自己所在的基金机构。但她却认为:考验真实能力的时候到了。

 

 

“实际上,这是一个行业真正回归理性的过程。”她说。作为亲历者,这个过程让她开始反思——现在做的事情是否有价值?自己的本职工作是否做好了?

 

 

“我觉得是要淡定保持当下,做好自己,积极乐观,夯实基础,用业绩去说话。”

 

汪倩的冷静理智,一方面来自自己的实力。另一方面,和她在长江商学院的学习有关。

 

在她看来,加入长江商学院EMBA的同学,很多都是行业精英。这些人的求学诉求包括两方面,一个是交流内心的困惑,二是通过别人来复盘自己。

 

除此之外,汪倩发现自己更加包容了,她更愿意倾听他人的需求了。“我先听别人说,然后表达自己的观点。如果达成不一致,我也不会着急反驳。”

 

汪倩认为:个人力量在面对集体力量时是非常薄弱的。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如何价值对接,互相帮助,一起成长,共同繁荣,才是最重要的。她说:“利他的心多了之后,其实利己就来了。”

 

6

张默闻:

长江值得重新认识,

 

重新拥抱,重新学习。

 

张默闻有很多身份:策划集团董事长、中国广告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他曾连续七年蝉联中国中央电视台广告经营管理中心广告策略顾问......

 

他也获得过很多称号:中国十大营销策划家、中国最具影响力广告年度人物......

 

他的客户多到数不过来,从娃哈哈、恒大冰泉,到天能集团、通威集团......

 

他和叶茂中齐名,业界喜欢这样称呼他俩——“北有叶茂中,南有张默闻”。

 

 

张默闻是“策划界的孙悟空”。因为他打破了策划界和广告界的固有规则,他甚至“离经叛道”,颠覆了这个领域的传统玩法。他坚信“策划向善”——第一要善良、第二要善学、第三要善战,也坚信“策划向善”将成为未来商业发展的方向。

 

所有的这些成就,源于张默闻的丰富经历。

 

20岁到30岁,张默闻“混迹”在社会底层,尝过心酸苦辣。但这十年为他积累了对人生和人性的判断。

 

丰富的实践经历让他在步入40岁时,开始思考。如果用”流浪者”来形容他的前半生,“思想者”则可以形容他现在的状态。

 

实际上,经历过风浪的张默闻对于人生和事业的感悟,和长江商学院的某些价值观不谋而合。

 

 

因为项兵院长曾说过的一句话——“站在月球看地球”,张默闻决定开启长江商学院EMBA的学习生涯。

 

他认为:很多人看待事物缺乏全局观,能够站在月球看地球,提供了更开阔的视角。也正是这句话投射出的核心价值,让长江商学院立身于全球前列。

 

除了这一点的契合,张默闻还想亲眼看看中国企业家的样子——“如果你想读懂中国的经济,不接触企业家怎么行?如果你想了解全球化的商业思维,不上长江怎么行?”

 

长江商学院的学生算是各个行业的中流砥柱。张默闻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一年半的时间,他见证了中国企业家的众生相。用张默闻的原话说:“他们高高在上,但是又有人间烟火的味道。他们心生恐惧、万分焦虑,但是他们又骄傲、自信。有时候觉得他们谦虚,但其实也经常言不由衷。”

 

谈及这一年半的切身感受,张默闻说:“和大家聊了很多天,听了很多教授的课,我觉得长江值得重新认识,重新拥抱,重新学习。”

故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