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建平:资本像胆固醇,也有好坏之分,不赞成对比尔·盖茨和马云加税
2014-11-15

梅建平教授在对谈现场

 

11月14日《西方还能主宰多久》作者伊恩•莫里斯做客长江EMBA前沿研究讲座,到11月15日长江商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梅建平应邀出席“中信书院前沿论坛”作为对话嘉宾,与经济学界当红小生托马斯•皮凯蒂同台讨论本年度最重要的经济学著作《21世纪资本论》,长江EMBA精彩不断。

 

对话中梅建平教授指出,资本就像胆固醇,有好的和坏的。源自于创新和企业家精神的资本和贫富不均有益于社会发展应予容忍,高税收只会扼杀创新,导致社会停滞。

 

建平教授:本书英文版的我从头到尾读了一遍,认为这本书相当有意思,读了关于他对资本和不平等的分析,我想起前几天去看医生,他说我的胆固醇超标,资本就像胆固醇,一种是好的胆固醇,一种是差的胆固醇,资本也有好的和不好的,马云现在富可敌国,阿里巴巴一上市使得中国整个不平等有了很大的上升,这是好的还是坏的,我认为这是好的,在分析当中要把资本在整个发展过程当中哪些是为食利阶级利滚利得到的财富积累,还是由于创新所带来的不平等,80年代美国的不平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出现了像比尔盖茨和乔布斯,这对于美国社会来说是好的地方,而不是坏的,这个要分开来分析。

 

很喜欢他这本书,唯一就是没有把好的胆固醇和坏的胆固醇分出来,对于马云这样的企业家精神得到的财富绝对不应该限制,他能赚多少就应该赚多少,但对于权贵资本我们要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方法通过反腐或者其他方式,还有一种就是通过食利阶级,作为一个国家应该对他进行限制,但是对于企业家绝对不应该限制。

 

先说明一点,金融教授的话并不是仅仅只注重效率,而不注重公平。我在长江商学院当了分管EMBA的副院长以后推动的一件事就是让学生念24本世界名著,第一本就是《共产党宣言》,让同学们关注社会的公平问题,英美80年代做的所谓的薪酬制度改革,六七十年代欧美很多的大型企业和我们目前的国有企业非常像,经理人的绩效和工资是不挂钩的,因此有很多的大企业病。

 

美在80年代,里根、撒切尔夫人的领导下做的自由主义思潮下做的企业改革有点像中国的包产到户,包产到户一搞自然而然就形成了贫富差距,有的人种田很会种,有的人种田就是好吃懒做的,这样一来能干的人积累了资本,用资本干更大规模的生产经营,效益就更好了。

 

回到刚才的问题,我不赞成对比尔·盖茨和马云进行加税的,比尔·盖茨给他10亿和给他500亿对他来说照样会努力做Windows,问题是给他500亿他可以做Windows1、2、3、4、5,给他10亿他就没有钱做了,马云也是一样,如果不让他成为千亿富翁,只让他成为百亿或者十亿富翁,他就没有钱来做蚂蚁金融了,对于最有生产力的这些人好的“胆固醇”进行限制,好的作用就发挥不出来了。

 

图为梅建平与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孔丹,姚洋,李实的合影

EMBA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