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BA学思 | 人文第二课·朱青生教授·当代艺术关乎社会,联结变革
2014-12-17

2014年11月29日下午,北京大学教授、《中国当代艺术年鉴》主编、当代艺术家、被评为中国当代艺术与批评领域代表性人物的朱青生教授做客长江。这位治学严谨、研究成果颇丰的学者,跳脱出寥寥简介如何欣赏当代艺术的俗套,不落窠臼地从艺术史的角度剖析了当代艺术的存在、转变、与社会变革的关联、未来走向等深刻问题,给长江人不仅带来了艺术的熏陶,也带来了思想的启迪与精神的震撼。

 

 

 

代艺术:存于此时,生于此世

 

代艺术改变了西方的思想,并使西方成其为发达国家。”讲座开始之初,朱青生教授便肯定了当代艺术的重要意义与影响。然而,他也明确指出,所谓当代艺术,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经典的艺术。换言之,当代艺术不同于博物馆所展现的艺术,相比经典艺术,当代艺术与当今日常生活产生了更多关联,尤其与为创造未来所需要的精神力量关联更紧密。

 

至此,朱教授提及他曾经编剧的一部纪录片——《当卢浮宫遇见紫禁城》。朱教授介绍到,在法国三大齐名的博物馆中,卢浮宫珍藏着1848年前的艺术品,奥赛博物馆陈列着1840年到1900年的艺术品,而1900年以后的艺术则在蓬皮杜艺术中心展出。但人们往往对卢浮宫和奥赛博物馆推崇备至、欣赏有加,对蓬皮杜艺术中心却表示难以理解。

 

看不懂后来的状况,看的懂前面的地方,这个事情是不是一种潜藏的一种危机呢?”正如朱教授所言,这个问题其实并非只是时间问题,其根源在于艺术曾经发生过一次重要变化——曾经,艺术是人类的精神的玩具;后来,艺术是人类精神的先锋。在朱教授看来,一个国家之所以能够发达是因为它在精神领域具有试探性和创造性:“曾经可以引领人的精神打破它一切的局限,哪怕这个局限是用玉做的枷锁,还是用金子做的牢笼。也就是说,这种思想不管多么高尚,多么壮阔有力,或者说它的国家有怎样连接它的传统,只要它成为限制,我们都应该把它击破。关于‘击破’的一种专门的行业于是便成为艺术的一种专业,同时也成就了艺术在其行业内部给人以训练的可能性。这种艺术正在为世界带来改变。”

 

代艺术:关乎社会,联结变革

 

顾西方历史上的艺术革命,它们既是社会发展的结果,也是社会发展的动力。以“反学院派”为例。学院派秉承文艺复兴的传统,但是这样伟大的东西,却遭到了人们的反对——“这是因为,当一种经典成为枷锁的时候,我们要有一种力量击破它,这种力量使得人获得解放,使人的权利得以获得充分的发展,而这种发展使得一个社会和一个民族真正到达所谓现代的程度。”

 

“反学院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的洋务运动,“以为发展了经济,以为发展了企业,以为发展的经济系统就能够把一个国家变成一个强大国家。但是一代一代这样过去,一直到100年后,110年或120年后,我们还要用改革开放的方法来拯救一个国家”。这背后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便是当代艺术问题,即人是如何转变的。

 

观历史长河,人与艺术皆需革命,艺术的革命精神便可谓现代艺术精神。朱教授称:“经典的艺术是观众和艺术家共用一个精神,他们用共同一个标准看一个人可以走多远,像把艺术看成一个精神的体育和精神的杂技,只要技巧高明,而且精神充沛,你就能创造出杰作,而且受到人民的尊崇。”他还提出:“艺术人做一件作品的时候,同时要创造对于作品欣赏的方法,这就是叫开拓,这就叫解放,这就叫自由的道路。因此,当代艺术真正的价值,是如何解放而开向自由,而不是提供一个对人欣赏和享受的作品。这个问题的改变,实际上就是西方称其为发达的原因。只有在后来现代的过程当中人的价值获得肯定的时候,艺术才会从经典的艺术转变为一个现代艺术或者叫当代艺术。当然,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观众接受这个转变的过程是漫长的,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国当代艺术:敢问明天,路在何方

 

然,近百年来中国做出了无法抹杀的巨大努力,但无疑,中国在总体上还是一个落后的国家。“但是我们所有落后的国家不能自甘于落后,因此我们就很希望在艺术的创造上,就象我们在经济和政治上创造的奇迹一样,把它往前推进。如果艺术不能推进,那么我们中国的精神永远在世界中只是一个很小范围的存在,我们就会留一些羞耻的传说在世界上。”朱教授如是说。

 

继续引导艺术往前推进”,这是时代的使命与责任,也应是社会各界的共同追求与担当。朱教授恳切地说:“我们需要进一步寻找人与人之间的公正与光明,寻找一种平等的机会。……过去我们认为艺术人是我们的引领者,他们有思想,能塑造我们的灵魂;今天我们不相信任何人能改变我们的思想、统一我们的观念、塑造我们的灵魂,我们不再希望变成粉丝……当我们每个人成为艺术欣赏者的时候,实际上我们让渡了我们的自由。因此,希望每一个观众在艺术品面前应该是自觉的,拥有保证清醒。”

 

足国际社会,文化作为国家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有机组成部分,在国际竞争中影响非凡。朱教授说道:“从来人们都去佩服强者,但是只有军事和财富上的强不是强,因为别人都佩服你,他顶多觉得你是一个暴力的强者。但是文化上的成就在于人的心悦诚服,心悦诚服是要引领着整个的人类向世界的难题去开拓。”

 

疑,如是目标当前,中国当代文化着实任重道远。可以肯定的是,缺乏原创性和创造力,是阻碍中国当代文化发展的大敌。在讲座的最后,朱教授毫无躲闪地指出:“今天,中国艺术在创造性上已经基本到达边界了——所有现代西方的艺术家所用的方法,中国艺术家已经熟练掌握,而且在很重要的一些领域中,中国的艺术家终于有了不错的表现。”

 

然,中国当代艺术发展有其难能可贵的历史契机——“中国唯一的希望是中国的问题太多。在人文历史几千年的时间里,在今天世界上哪怕发生战争的任何地方,每一个体所遭受的种种精神的刺激、感受以及遭遇都不会有中国人遇到的这种问题。这个时候如果不出艺术,中国就没有可能再成为历史,世界上也没有别的地方能出艺术了。所以我对中国当代艺术充满了希望与信心。”

 
EMBA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