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播报 | 12月5日“慧聚长江,走进济南”:互联网+时代的新商业逻辑
2015-12-10

12月5日“慧聚长江”济南专场活动中,长江商学院金融学与经济学教授李晓阳博士与长江EMBA21期学员、山东韩都衣舍电商集团创始人董长兼CEO赵迎光就时下热门的互联网金融与“互联网+”等话题展开论述,在对话环节为高朋满座的现场带来了一系列精彩观点。

 

特别鸣谢EMBA校友:

 

长江山东校友会副会长 黄屹峰

主持了当日的论坛

 

 

长江EMBA6期、长江山东校友会副会长

九阳股份董事长 黄淑玲 作开场致辞

 

 

嘉宾观点荟萃:

 

互联网金融深水区的机遇和挑战
 

长江商学院金融学与经济学教授 李晓阳博士

 

李晓阳教授主要从互联网+的诞生意义、互联网行业发展历史线索到互联网金融这一衍生品的线性脉络展开论述。

 

 

定制化服务的趋势

开篇,李晓阳教授动用了2个通俗易懂的案例让听众们很快进入到“互联网+”的话题之中,在谈论如何转变为“互联网+”企业之前,各位应当首先弄清楚“互联网+”的实际意义,它究竟能够给企业带来什么性质的改变呢?

 

那就是通过大数据采集而得到的定制化服务可能性。李晓阳教授从美国研修回来,对于美国企业在大数据领域的优势有着深刻的印象,通过沃尔玛”鞋垫用户数据库"和农业机械制造领域中的土壤、环境采样这两个案例,为大家展示定制化服务所产生的高匹配与高满意度。

 

“这样的两个例子给我们的启发是什么?在互联网时代,尤其是有数据分析的时代,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做的东西最好能够满足每个人不同的定制化的需求。所以说互联网和大数据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改变产品的机会。农业机械不仅仅是翻地收割,它是为了农户高产;鞋垫不仅仅是为了垫垫脚,而是为了你足部的健康。”

 

在定制化的服务生态中,产品被赋予了更高层面的客户价值。换言之,亦产生了更高的溢价,沃尔玛的一双鞋垫售价竟然在50美元,但却并没有超出用户的承受范围。

 

 

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后战国时代"

随后,李晓阳教授又对目前互联网同质化领域中存在的大量兼并收购问题作出分析。

 

最初的互联网企业诞生打破了传统行业的一些固有门槛,之前很多行业都是通过牌照或者是垄断来获利,而在宽松的政策环境下,互联网为后来居上者打开了一扇窗。然而现在的互联网格局中我们看到寡头已经形成:

 

“在最近的一两年间,我们看到了很多的‘结合’。最早是滴滴和快的合并了,然后是58和赶集合并,最后是去哪儿和携程合并。为什么在过去的一两年间出现了这么多的互联网公司的合并呢?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

 

教授认为互联网企业是有些创新的地方,但是他们是用了互联网和手机改造了一些传统生意的效率,而没有一个真正的核心技术,在没有真正核心技术或者核心竞争力的条件下,你竞争到最后只能靠两个东西继续竞争,一个是流量入口,一个是烧钱或者说资本。”

 

中国互联网行业三巨头“BAT”实际上分别掌握了搜索引擎、交易端和社交端的巨大份额流量,对于大量后起之秀或者是个别有实力的竞品而言,流量永远是他们的血库。在流量来源被垄断的情况下,这些商家或者向BAT靠拢,依附于他们的流量输血,或者被打败、吞并。虽然这对老百姓而言是一件好事,在相同的平台上可以便捷地获取更多的服务,但对于整个行业的竞争与创新确实为不利。

 

我们可以看到在携程收购去哪儿这一案例中,幕后的大股东即三巨头之一百度。不过李晓阳教授依然相信,今后在定制化服务百花齐放的时代,小而美的互联网公司更会抓住垂直领域的用户需求,稍后赵迎光的分享中更是切身体会地提到这一点。

 

 

互联网金融——微众的力量

“金融无非就是匹配资金端、资产端。”说到底这依然是一个抓需求的问题,互联网在金融领域又很好地体现它所带来的信息成本便利和透明度。“互联网的本质是什么?它也是一个连接,在不同对象之间低成本地在任何时间和地点发生的连接。”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家庭财富在上升,在上升的时候你也有了投资或者是资产管理的需求,这一切的一切都为互联网金融提供了一个巨大的、美好的平台,而且这些需求很多都是传统金融机构无法满足的。曾近小而散的用户所面临的巨大门槛,众所皆知。

 

"互联网金融的优势就是价格市场化、渠道多元化、产品长尾化。你不要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是服务高端用户的,高端用户是不能用互联网需求满足的,你不要墨守这样的常规,你要把产品进行标准化再进行细分,降低门槛,满足所有用户的需求。"

 

最后,教授就未来较有空间的互联网保险行业和处于改革深水区的传统B2B行业互联网+创业案例做了一些分析,并对创业者提出了一些方向性的建议。

 

我的互联网创业实践
 

长江EMBA21期

山东韩都衣舍电商集团创始人董长兼CEO 赵迎光

 

作为当地校友企业的代表,赵迎光同学的韩都衣舍被誉为“长江以北最大的淘宝买家、山东电子商务的领头羊”。他从实际从业经验角度与在座分享了心得。

 

“互联网+”和“+互联网”是完全两回事

“行业+互联网叫升级,互联网+行业叫转型。其实对于大多数中国的传统企业来讲可能行业+互联网是比较现实的。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互联网都+不好。”

 

在赵迎光的分析中,“+互联网”对于企业的意义分三点:

 

1、低成本的快速试错对于从事服装交易的韩都而言,可以用更少的展示成本获取客户的购买偏好数据,从而快速地、灵活地做出决策。无论是研发产品的方向,还是换季前的打折促销都能比传统服装企业更精准地找到定位。

 

2、低成本地快速学习:通过网络、视频学习。你会发现现在免费的课程都有很多,只要你想学,成本很低、速度很快,你可以非常快地获取知识,而且这些知识都很新鲜。这是现在“热兵器时代”造就的。同时基于这点,相对于老板决策,他以认为前沿的员工决策也能起到作用。

 

3、低成本的高频互动:热点事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带动人们一拨又一拨的舆论高潮,多少企业营销事件就在这大浪中跃入人们的眼帘呢?

 

相较于把互联网基因植入企业中,赵迎光的韩都衣舍从最初,就与互联网相生相伴。其实在2008年创业之前,他已经是一名从业10余年的互联网人了。反而服装,对于他是一个陌生的领域。

 

 

“阿米巴”模式

独特是组织架构是韩都衣舍互联网+的标签。

 

从表面上看,“阿米巴”模式是一个倒三角型的管理模式,把员工放到了最前端,把企业的管理层放到了最下面,这种模式叫’服务型管理’。”就好比现代化程度极高的美军,有着强大的后端系统去支撑前方大量的小部队进军市场,这个过程中,后端(老板)是服务于前段(员工)的。

 

“控制性管理和服务型管理有很多不同,比如说在控制性管理里面公司的规章制度、流程是公司的管理层根据他们的判断制定的。是先有规章制度流程,后面在执行中不断地优化这个过程。在服务型管理里面原则上几乎没有规章制度、流程,是因为前端各个小的组织的需求产生了,后面被动地管理层出台了规章制度、流程。”

 

在这种“放权”的政策下,韩都衣舍目前“集散”着300多个阿米巴小组,每一个负责人都是独立品牌的拥有者。公司成为一个服务平台,用共性的内容链接大家的价值观,也会用“打游戏”升级、排名的方式来激励这些阿米巴虫,让他们不断产生新的目标,活跃起来。这就是互联网+模式的一种典型体现。

 

进阶玩法——“孵化器”

“因为这种模式,2008-2011年我们就成为全淘宝女装的第一名了。”随后赵迎光准备将战略版图扩张到男装、童装等领域。

 

对于传统大企业而言,开拓新业务可能被办公室政治所利用。导致新组建的团队并非是效益最大化的一流团队。但在赵迎光的企业中,这个问题却不存在。

 

在韩都,新的品牌就是一个新的创业机会,对于积极渴望创业的年轻员工而言他可以自己组建团队,并从别的小组挖人,同时公司给与鼓励和支持,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就撮合出既有能力又有激情的新团队。到今天韩都已产生了28个品牌。

 

韩都的两次重要战略转型都是他在长江读书期间完成的。赵迎光表示已具备供应链、IT系统、仓储物流、客服系统、集成服务的韩都衣舍还将有更加综合的定位和发展,但是他表态不会转向做一个纯粹的平台

 

品牌是品牌,平台是平台,是完全不同方向的两件事情,品牌是要把产品做好,平台是要把服务做好,品牌的核心是产品,平台的核心是流量侧重点是不一样的。平台是一个门槛极高的事情,只阿里这样的老大才能够存活,第二、第三都找不着。”

 

“未来的电子商务是一个细分定位的小而美的互联网品牌百花齐放的时代,所以大家不要过多地去想做平台,因为这个事是99死没有1生的情况,是极小的概率。但是做一个品牌成功的概率就大得多。这是我的感觉。”

EMBA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