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局之下,百战归来再读书丨长江我来了·37期新生故事(一)
2021-06-07

编者按

在当前疫情影响加国际形势错综复杂的经济形势下,“双循环战略”的提出,为企业发展带来重大机遇。想要在新格局之下立足长存,无论是主动还是倒逼的转型升级,企业都需要进一步来谋求新发展。

 

是赛道的转移,还是赛道的加码?

 

是危中见机、开辟新局,还是长线运作、自我超越?

 

变局之下,往往不乏破局者的存在。企业求新,企业家亦是如此。长江EMBA37期新生当中,就有几位这样的破局者,在沧海横流之中,他们选择“百战归来再读书”,以“空杯”心态,重拾好奇心和求知欲,回到校园,以终为始,赋能蓄势。

 

长江我来了 · 37期新势力

 

• 李旭东 成都嘉诚新悦物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 李晓冬 江苏联瑞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 徐勇强 浙江金棒运动器材有限公司董事长

• 张志刚 天唐集团董事长、中乌姆巴莱工业园董事长、益三达集团董事长

(按姓名首字母排序)

 

物业人员就是防疫的第一线

 

李旭东

成都嘉诚新悦物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2021年,嘉诚新悦物业荣获了“2021中国物业服务企业品牌价值100强”及“2021年中国物业服务西部品牌企业20强”。提起去年那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对物业行业的冲击和影响,李旭东说:“我认为是考验,也是机遇!”

 

作为物业企业,疫情受到的冲击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现金流的影响:

 

第一,上游开发企业的影响。“疫情冲击”叠加“三条红线”,导致开发企业的现金流困境,并快速波及关联行业。比如:新项目“带病交付”带来的延期交付和工程质量类问题等。

 

第二,“商写”业态的商家的经营困难,带来物业费用的回款压力。

 

但是,嘉诚新悦物业和千千万万的物业企业一样,在整个疫情期间,首先把业主、员工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李旭东说:“如果说医护人员们是在战疫第一线,我们物业人员就是在防疫第一线!” 嘉诚新悦物业快速成立了专项工作组,调配防疫资金、防疫物资、现场防控、与社区联动……保障了在管的近200个项目、一万余名员工、四十多万户业主,无一例新冠感染。

 

在保障一线抗疫需求的基础上,李旭东快速调整特殊时期的经营策略和措施,对非紧急类成本开支项进行梳理和管控,积极对接开发企业、各类业主,赢得认同和积极回款,从而保障了公司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有效的、平稳的应对了本次疫情,也让全社会对物业行业有了新的认识和认同。

 

长江新生说

 

我们有幸抓住了时代发展的机遇,取得了一些成绩。虽然现在公司业务发展良好,但我们必须考虑未来更长时间,公司不能只是业务变大,而应变得更有创造力和富有意义。这些都需要来到长江“再读书”以重建知识体系,跨界跨行研究新事物,有更多的尝试和体验,为公司寻找未来长期发展的方法论和工具箱。

 

做全球硅微粉行业“领跑者”

 

李晓冬

江苏联瑞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00年,刚进入企业的李晓冬了解到,我国集成电路封装和基板企业所用球形硅基粉体材料100%依赖进口,这极大地制约了我国集成电路高端产品的开发,影响了国家信息产业的安全和健康发展。

 

李晓冬带领公司研发团队,经过十数年的技术攻坚,终于攻克了高端球形功能性粉体材料的“卡脖子”技术,实现了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可控。

 

同时,联瑞新材坚持以市场为导向,建立了一切以客户为中心,配置资源,快速响应,持续优化的客户服务机制,成功赢得了住友、三星、松下等世界知名企业的信赖,建立了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

 

经过多年的创新发展,联瑞新材已从一家小微集体企业发展为国内规模领先的行业龙头企业,被工信部认定为首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并于2019年成功登陆科创板。李晓冬本人被评为全国非公有制经济人士“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并入选科技部“国家科技创新创业人才”。

 

李晓冬说:“没有技术上的创新,就没有企业生命的延续。”在做全球硅微粉行业“领跑者”的道路上,他也将带领联瑞新材一起继续攻坚克难,劈波斩浪。

 

长江新生说

 

半导体行业在去年表现突出,虽然年初受到一定的影响,但是受到宅经济、汽车行业需求以及国产替代的拉动,国内行业复苏较快。联瑞新材作为半导体行业的上游关键材料生产企业,受国内外下游客户的增长拉动,加上公司产品转型以及技术突破,满足了客户的存量以及新需求,取得了较好的增长。

 

作为一个长期在制造行业管理的实践者,我在管理实践中有诸多的体会,有进步的,也有迷茫的,有时候,会感觉自己管理的行为受碎片化的经验思维影响较大。来到长江,希望能系统的接受再教育,提升自己的经营能力,为企业的后续发展补充能量。

 

“再造一个金棒”

 

徐勇强

浙江金棒运动器材有限公司董事长

 

他17岁踏入社会,21岁开始创业,当石匠、开小店、跑运输、卖锅炉……历经多个行业锤炼,31岁的他创办金棒控股。他是全球最早进行发光轮产业的技术研究,是轮滑产品大规模生产的排头兵;他又跨界工业数码打印产业,成为业内闻名的“平板王”。这名金棒控股的掌舵人,就是来自浙江缙云的徐勇强。

 

在徐勇强看来,创业中最大的困难时人才集聚的速度跟不上企业发展的速度。近些年,他采取了三项措施来做好人才梯队的建设:

 

一是与高校联盟,开设定向的大专、本科班,培养我们所需的专业人才,建设公司的人才梯队。

 

二是在中心城市设立研发中心,利用上海、杭州、深圳等中心城市的人才高地优势,就近解决企业的创新研发需求。

 

三是和重点高等院校合作设立博士流动工作站等联合创新平台,引入他们的人才资源,为企业解决一些研发创新的关键问题。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徐永强带来了更多思考,他力推数字化改造,建成了业内领先的智能涂装车间和智能立体仓库,又开辟出智能短途出行交通新版块;他敢为人先,带领团队攻关替代胶印的超高速高精度包装材料数码打印技术,力图打破国外巨头在这一领域技术垄断的局面。

 

2021年,是金棒创立的第17年,徐勇强年初确立的年度目标是“再造一个金棒”,他和他的团队,依旧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努力奔跑……

 

长江新生说

 

自创业起,我一直没有停下过学习提高的脚步。创业初期,我的基础学历并不高,但是在创业过程中,我创造条件去学习,目前已经拿到了大学文凭,也已获评高级经济师、高级工程师职称。

 

来到长江,是我创业到了目前这个阶段给自己设定的一个学习高度,我一定要跨上这个平台,“站在长江看金棒”,以不一样的角度去审视我的创业过往,找到能够攀登到更高峰的台阶,一步一步向着我的创业梦想前进。

 

非洲那么大,我们一起闯

 

张志刚

天唐集团董事长 、中乌姆巴莱工业园董事长 、益三达集团董事长

 

上世纪90年代,在国家重视对非经贸合作、市场多元化战略的大背景下,退伍军人张志刚离开了自己的工厂,远赴遥远的非洲。他的箱包生意,从坦桑尼亚生意一路做到乌干达,等到2008年,他的箱包产品就已占据了乌干达70%的市场。

 

于是,张志刚在乌干达买了40英亩的地,用作钢铁的生产基地,这就是天唐工业园的开始,也是首个中国人创办的工业园。随着工业园走上正轨,他又开始扩张其他产业,酒店餐饮、旅游、安保、机械商贸、房地产开发、矿产开发等等,他的企业在乌干达乃至东非愈发强大。

 

如今,张志刚在努力在结合天唐集团在非洲20余年的发展经验与夯实的政商资源,帮助更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走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实现产能输出的同时助力沿线国家的工业化建设。

 

我国改革开放已经40 余年,经济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取得了许多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与此同时,非洲现在也迎来了巨大的发展。谈到新格局背景下的天唐集团发展之路,张志刚表示:“非洲拥有的巨大人口红利和广阔的市场空间,我国在某些领域又有巨大的产能富余,这些富余的产能,正好是咱们非洲目前最需要的,所以说我们积极响应国家‘国际国内双循环’号召,践行‘一带一路’发展战略,这也正是抓住了这一机遇,顺应了大势,所以我们能逆势成长起来。”

 

长江新生说

 

长江商学院拥有的全球最佳学习与交流平台,为我们这些在非洲的企业家提供了一个无可比拟的学习与交流平台,随着国家改革开放进程的推进,我们的工业化体系日趋完善,但是在地球的另一个角落——广袤的非洲大地上,这些正是我们目前急需的。

 

我个人希望通过就读长江商学院,能学到先进的管理思想、管理方法,重建自己的商业知识体系,拓展全球视野,共享优质的商业资源,培养自己的全球视野与全球资源整合能力,提升自己的企业家使命感,增强自己的创新精神,通过新视野、新思维、新格局、新境界与新价值取向,将天唐集团的发展带入一个新高度。

 

 

故事详情